Close

水墨画家

王荻地

おう てきち

水墨画画家王荻地
  • プロフィール
  • 作品の紹介
  • 国内外の論評

王荻地のプロフィール

1939年

画家・王式廓の長女として中国に生まれる

1960年

中央美術学院付属高等美術学校卒業

1966年

中央美術学院卒業

1979年

夫・馬驍の帰国に伴い日本に移住(日本国籍取得)

1984~1991年

朝日カルチャーセンター横浜などで水墨画講師を務める

1987〜1990

西武百貨店船橋店美術画廊など各地のギャラリ一にて個展

1991~1998年

アメリカ、メキシコ、韓国、台湾などの美術展に出品多数

1991~2006年

馬驍水墨画展示館(東京)にて個展多数

1999年

フランス・パリ市7区政庁ギャラリーで個展

1999~2009年

伊勢丹新宿本店美術画廊にて個展5回

2001年

静岡市伊勢丹美術画廊にて個展

2006年

中国美術館(北京)にて「馬驍・王荻地水墨画芸術展」

有楽町朝日ギャラリ―にて「花を描く三人展」

2009年

中国杭州唐雲芸術館にて「馬驍・王荻地水墨画芸術展」

2010年

松坂屋銀座店美術画廊にて「花の讚歌」個展

2013年

東京銀座鳩居堂にて馬驍・王荻地水墨画展

2010〜2019年

東京椿山荘アートギャラリーにて「馬驍・王荻地二人展」9回

2014年外務大臣賞など

『実用花鳥画法』
『花の墨彩画入門』
『墨彩の華』
『花の讚歌』画集(日貿出版社)

中国美術館

中国唐雲芸術館

日本美術家連盟会員

一般社団法人MAKYO芸術協会副代表

60年代王式廓と王荻地
60年代王式廓と王荻地
王荻地創作中
王荻地創作中
王荻地のアトリエ
王荻地のアトリエ
教室で教える王荻地
教室で教える王荻地

王荻地の作品紹介

「黒バラの誘い」

69.5x68cm

「春の妖精」

48.5ⅹ45.5cm

「光陰」

50ⅹ100cm

「宇宙からのメッセージ」

230x190cm

「絆」

33.5ⅹ33.5cm

「初夏」

40ⅹ40cm

「夏韵」

50x50cm

「錦秋」

47×68cm

「雅」

81ⅹ30cm

「宇宙の誘い」

69ⅹ69cm

国内外の論評

加山 又造

画家、日本画家

王荻地先生の作品は、花鳥画、山水画、人物画と幅広く、多様な流派の風趣を巧みにとらえ、筆さばきは明快で、墨色は清明であり、各所に施された淡彩は美しく発色をしている。

きっとこの女流画家の独特の優雅さに満ちた美しい雰囲気を味わうことができると思う。

 1985年5月
加山 又造
加山 又造先生のご紹介はこちら>

王荻地先生的作品广泛应用于花鸟画、山水画、人物画等,巧妙地捕捉到了各种流派的风韵,笔法明快,墨色清明,各个地方所施的淡彩都有着美丽的光彩。我想一定能感受到这位女画家独特的优雅美的氛围。

美術理論家 王鏞

王 鏞

美術理論家・中国芸術研究院研究員

金 秋 物 語

―王荻地的花鸟画―

  “金秋”在古汉语里意指秋季,根据阴阳五行学说,秋属金,故称金秋;在现代汉语里使用金秋一词往往带有赞美秋天的意味,令人联想起金色(尽管古代五色与秋对应的是白色)。“物语”在日语里意指故事、小说,例如日本古典小说名著《源氏物语》;在现代汉语里也频繁使用物语这一名词,似乎比使用故事一词更显得文雅。旅日中国女画家王荻地的一幅彩墨花鸟画的题目就叫《秋之物语》。

  这幅花鸟画的题目和意境,可以代表王荻地正处于艺术人生收获丰盈的黄金季节,她的花鸟画以中西融合的彩墨语言与中日会通的审美情趣,讲述着自己心灵深处美好温馨的情感故事。我认为,这位女画家人到中年以来所有技艺纯熟的作品,几乎都可以称之为“金秋物语”。

  王荻地的花鸟画是从中国传统写意花鸟画中脱化出来的,在绘画技法上主要是融合中西,既保留着中国水墨画的笔墨韵味和没骨花卉晕染痕迹,又吸收了西方水彩画、水粉画、油画的色彩表现和光影效果,形成了一套介于写意与写实之间的彩墨语言。她的花鸟画在审美情趣上主要是会通中日,既追求中国传统美学的最高境界意境,又崇尚日本传统美学的重要品格风雅,营造着一种诗意葱茏、幽玄哀艳的抒情氛围。融合中西的绘画技法,许多中国画家尤其是受过中西融合的学院美术训练的画家,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掌握;而会通中日的审美情趣,如果没有对中日两国传统文化的长期体验和感悟,则不可能做到。

  王荻地的彩墨花鸟画,虽然并没有刻意模仿日本的狩野派和尾形光琳(1658-1716)的屏风花鸟画的形式,也不用岩彩,却摄取了日本的幽玄(深奥神秘)、闲寂(清淡静谧)的审美情趣的精髓,例如她的《菜之花》、《静寂》、《夏澄》、《可怜》、《幻花》等作品,那种淡雅朦胧的色调,渗透了日本美学纤细微妙的装饰趣味(“可怜”也属于日本传统美学术语)。而她的《焰》、《洋兰》、《夏炎》、《铁线》、《秋韵》等作品,色调温暖明艳,姹紫嫣红,更多地充溢着中国美学热烈爽朗的阳刚大气。不论哪一种色调的作品,都展示了女画家内心清纯透明而又华彩缤纷的情感世界。

  在她的笔下,无论是如火的红花还是如雪的白椿,无论是艳丽的洋兰还是素雅的马蹄莲,都是女画家美好心灵的寄托和高洁情感的象征。她画中可爱的小鸟和小猫也富有拟人的寓意。正如中国著名评论家夏硕琦所说:“拜读王荻地的画作,仿佛在倾听她的富于女性气质的心灵独白。”(《彩心语》)

夏碩琦_美術評論家

夏 碩琦

美術評論家

彩 墨 心 語

―日籍华裔女画家王荻地的花鸟世界―

  王荻地的彩墨花鸟画,明丽、温雅、清馨,充满了女性特有的敏感、细腻和爱心。她笔下的小猫咪,那可爱的睡态,甜美安详,简直就是母亲眼目中的“宝宝”在安眠曲中睡着了。母性的慈爱与温情充溢于整个画面空间。她画的是动物,但却闪烁着美丽的人性光辉。女性绘画的独有审美特征,女性社会角色的身份特征在下意识中融入了她的绘画语言与绘画情调中。仔细品味她的一系列以动物、飞禽、昆虫为题材的绘画,如《温暖》、《秋的物语》、《阳光下》、《菜花》等,莫不以女性真、善、美的情感表达为核心和灵魂。
  王荻地笔下的花卉是绚丽多彩而又富于情调的,也是有性格特征的。
  清波涟漪中的马蹄莲,冰清玉润,高洁娇娆;阳光下的向日葵,笑迎丽日,充满自然生命力的辉煌;《白椿》的含蓄娴静,丰腴洒脱;《待》的傲然婷立,孤芳待赏;《梦》的朦胧迷离,充满幻想;特别是《焰》2的潇洒飘逸,而又不失热烈与奔放——。这些缤纷的情致、各具特色的性情,是通过墨与彩的相融、相破与合奏巧妙传达出来的。在画家的笔下,一切景语皆情语,用彩墨的语言娓娓动听地倾诉心语。
  王荻地的花鸟画既有传统的承继,又有对西洋绘画的采取。日本著名画家加山又造评论王荻地的画时指出:“她的画吸收了各种流派的长处,巧妙结合,用笔用墨明快、色彩淡雅,通过充满美的画面意境,显示出这位女流画家独特的‘优雅”。
  凭感觉、直觉画画,是王荻地绘画表现的主要特征。她的花卉主要不是靠勾勒来表现的,她主要是凭借对物象的感觉与整体把握,用点彩、泼墨技法来表现的。她彩墨并施,有时是墨破彩,有时又是彩破墨,彩墨交响,结构她的华章。她善于用水,以大水分运墨,造成水晕墨章障犹湿的效果,在氤氲的氛围中内涵朦胧意趣。有时又巧妙地以水运彩,形成飘逸、灵动的艺术效果。表现出画家作画心态的潇洒、用志不分与解衣般礴。她钟爱光和影,运用光和影的组合、变化,造型、抒情,结构美丽、充满意绪的画境,倾吐、诉说埋藏在心灵深处的话语。拜读王荻地的画作,仿佛在倾听她的富于女性气质的心灵独白。